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纠结的二胎

时间:2018-12-18 08:15:46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宋昱慧

纠结的二胎
文/宋昱慧
利雅得大酒店家和轩里,火锅热腾腾的水汽在包间柔和的灯光里显得温馨而甜蜜,洁白的瓷具里摆放着精致的各种涮锅菜品,白瓷的调料碗具散发出酱料的浓香,白瓷的筷子托上长长的仿古木筷子不由地让人想起大草原上长长的套马杆和奔跑的骏马以及附身在骏马上的激情并活力四射的强悍的 蒙古族勇士,还有蓝天、白云、牧草以及像白云一样移动的羊群和苍凉、空旷、悠远的牧歌。典型的都市中产阶级周末家庭聚餐,火锅的热烈和随意可以让所有在座的人加倍感受到家的氛围,就像蒸腾的火锅一样可以把不同的性别、年龄、地位、性格、身份、素养、经历的人混合在一起,但是却可以在情感的作用下包容、热烈、和谐而温暖。
三十五岁的魏璎珞有着一张非常精致的东方美女的脸,中等个子,标准的体态,纤细的腰肢,白皙的皮肤,明亮的额头,温和、清澈的眼睛,羊脂玉一样好看的鼻子,小巧的嘴巴,红润的嘴唇,一袭乳白色高领羊毛套装让她浑身散发着宁静、文雅、知性、温柔而大方的迷人气息。也许是音乐老师的缘故,魏璎珞自然而然地散发出超凡脱俗的气质,内心敏感而细腻,有着少女般的柔情和天使一样纯净的心灵。她嘴角好看地微微上翘,像被轻快的画笔勾勒过一样让她原本就宁静、温和的脸自发地带着百合花一样美丽的笑容。魏璎珞用包含深情的眼神看着丈夫因为猛吃热腾腾的火锅、喝啤酒的缘故而微微发红的脸以及挂着细密汗珠的微微泛红——但是掩盖不住疲倦的额头,心里满满的温柔。在这个滥情而浮华的世界里,魏璎珞的丈夫柳南坡不但有一份稳定而让人羡慕的工作,而且三十五岁的年纪就做到了中信银行营业部主管的宝座,可谓人生得意。更关键的是柳南坡是一个非常顾家的好男人,这简直就是这个世界里的超级极品模范好丈夫。结婚八年,女儿七岁,夫妻两个人几乎没有红过脸,当然小吵小闹总是有的,就像热腾的火锅原本也是需要葱花和酱料来调剂味道一样,夫妻之间的小吵小闹就如同卧室里的打情骂俏,反倒增加了彼此的情趣和亲密度,挑起彼此的需要和激情。生活就像音乐,有不同的音符听起来才足够优美动听,更或者说是足够刺激!不得不承认,生活这潭死水具有很强的麻醉作用,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失去生活的意义和勇气,在日复一日的岁月风霜里消磨了自己曾经的豪情万丈的热血。而这些不同的音符可以让人在针刺的疼痛里激活被红尘琐碎埋藏在灵魂深处的责任、担当、热情和爱。就是在这样因为不同的音符才足够优美的小插曲里,魏璎珞怀孕啦!绝对是爱的结晶,是爱神特别的惠顾,是魏璎珞夫妻可以慰藉自己并引以为骄傲甚至是可以炫耀的婚姻稳定的绝好证明,要知道现在的世界,有几对夫妻的婚姻可以维持八年还可以保持爱情呢?!魏璎珞确信和丈夫之间还是有爱情的,她甚至庆幸她少女时朦朦胧胧憧憬的爱情没有被岁月的风刀切割了绿色——她有一个极品甚至是极其稀有的忠诚丈夫——她是幸运而又幸福的。想到这里,魏璎珞不由地脸色绯红,有些动情到忘情地注视着丈夫,下意识地用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肚子里可能还不具备形状的孩子,就像用温润的嘴唇亲吻孩子想象中的明亮的额头一样,心里满满的幸福、甜蜜、温柔。
她魏璎珞的肚子里又有了自己八年如一日保持热爱的丈夫的孩子,这个孩子是他们婚姻幸福甜蜜的见证,是他们双方优势基因的结合体,是女儿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和最可以依靠的人。魏璎珞脸上不由地泛出红光和微笑,让她那张标准的东方女人精致的面孔看上去圣洁而高贵,因为母性的光辉而圣洁高贵。
现在的社会,生存和竞争的压力如此巨大到让人常常处在疲惫不堪的泥潭里无助地挣扎,只有女人爱一个男人到极致的时候,才肯冒风险、忍受辛苦、压力,甘心为一个男人生孩子,尤其是二胎的孩子。在这个生活和教育成本如此高昂的时代,二胎不仅仅是爱,还要消耗无穷的精力和金钱。想到精力和金钱,魏璎珞被热望燃烧的心似乎被恶意地猛然间浇了一盆浮着冰屑的水,从头冷到脚,她不由地打了个哆嗦,就如同没有披上外套,就被人恶意地从温暖的包间里猝然间丢到冰天雪地的大街上一样。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扫了一样正在高谈论的白发苍苍的公公和父亲那掩盖不住的衰老和叽叽呱呱聊家常的婆婆和母亲明显虚弱的苍老神态,顿时有些心灰意冷,像一只拼尽全力要冲出笼子却不断碰壁的麻雀颓然地垂下了浑身的羽毛,绝望而伤心。她原本微微泛红的脸立刻变得苍白,不,是惨白!魏璎珞下意识地用颤抖的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肚子,仿佛有人会把这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从她的肚子里拽出来一样恐惧。母亲的伟大在于她可以出于本能地无怨无悔地为自己的孩子遮挡风雨和危险,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依旧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柳南坡立刻发现了妻子的变化,怜爱而担忧地握住魏璎珞的手,柔声问道:“老婆,你哪里不舒服吗?!我们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魏璎珞虚弱地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没有!没事!我只是有点冷。”她悲伤、委屈而无助地注视着丈夫。
“这样啊!可不许撑着!我知道你有这样的嗜好!”柳南坡调侃地说,起身把自己的风衣外套从衣架上取下来,轻轻地裹在妻子的身上。
“妈妈!妈妈!我也把衣物给你穿吧!”七岁的女儿柳曦看着爸爸把自己的风衣给妈妈,不甘落后一样用稚嫩的童声说。
这清脆婉转的童音如同兴奋剂一样立刻让魏璎珞浑身的血液如同煮沸的开水一样翻滚着热浪,她紧紧地盯着像纯洁的天使一般的女儿,眼里放出灼热的目光。多么可爱的孩子!如同带露的粉红色的花蕾,娇嫩、活泼而善解人意。这不正是她生命的意义吗?!对于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孩子更重要的事情?!如果自己的女儿可以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那么她是多么地幸福!她不再孤单,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亲人,关键是她不会再像自己一样需要为四个甚至更多个老去的亲人承担重负,她可以有个至亲的人一起承担,而且如果她的人生遇到挫折,她可以有一个完全可以不离不弃的人来保护她、爱她、支持她、鼓励她,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完全依赖自己的丈夫和父母并且因为终日担心可能失去他们而忧心忡忡。在漫长的人生路上,他们都可以有最可靠的依赖和陪伴,是多么幸运和幸福的事情。虽然二胎会很辛苦,虽然会有经济压力,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和未来的孩子,就算是再多的辛苦和经济压力也绝对是值得的事情!最关键的是,作为一个母亲——一个有着金子般爱心的母亲,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的,哪怕她或者他还不具备孩子的形状,甚至是轮廓。
魏璎珞是一个柔弱中带着几分坚韧的女人,她一旦下定决心,就会变得异常果决,当然,也许是母性的伟大和超凡的缘故可以让她因为自己的孩子才能够变得足够坚强。魏璎珞的脸上散发出圣母玛利亚一样伟大的红光,眼睛闪闪发亮,在蒸腾的火锅乳白色水汽里显得高贵而纯洁。这从前绝对没有的神态让柳南坡浑身一紧,有种原始的性欲的冲动,看着妻子的眼神变得热辣而迫切。
“我有一件非常开心和幸福的事情要宣布!”魏璎珞慈爱地抚摸着女儿如黑色的蚕丝一样光滑柔软发出淡淡的光泽的头发,用异常坚定而骄傲的口气说:“宝贝,你很快就会有一个跟你一样可爱的弟弟或者妹妹啦!”
静!静!静!包间里立刻的静,空旷的如同静夜里的原野,让这原本热情温馨甜蜜的家庭聚会瞬间变成被施了魔法的玫瑰园被顷刻间冻结一样突然静止了所有的温度和热度,成为凝固、沉寂的空间。所有的人在瞬间被固定得如同泥塑木雕,原本蒸腾的火锅的热气突然变得异常诡异,如同长长的白色丝带被无形的手一直拉扯着向上伸展,穿过彩绘的棚顶,穿过没有星星的黑暗的夜空,一直向上悬浮着,延伸着,看不见尽头。
柳南坡最先从惊愕里苏醒,恢复了理智,用宽大肥厚的手掌握住妻子柔软白皙的小手,轻轻地捏了捏,绯红的面颊努力地做出微笑,眼睛却在依旧处于错愕里的父母和岳父母的脸上来回地逡巡。魏璎珞忽然间感到有一枚无形的尖利的锥子狠狠地猛戳自己的心,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血滴落到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巨大的嘭嘭声,可以清晰地看到被溅起的血滴形成的血红色的丝线在空中毫无秩序地纵横交错,又像海底疯长的红色水草,很快就堆满了这个包间,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扭结、缠绕、勒紧,让她窒息、寒冷、绝望,但是却被牢牢固定,无力挣扎。魏璎珞很想逃离这里,逃离这让她感到诡异和冷漠的包间。但是,她双腿如同天空中丝丝缕缕的白云一样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她悲哀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公公婆婆,丈夫还有女儿。可是,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和胆量回应她的眼神,他们瞬间都成了十足的胆小鬼和懦夫,就像路人一样铁石心肠,面对一个垂死求助的人不屑一顾,刻意地避开她的目光,不愿意碰触她求助的眼神。她用力地挣脱丈夫的手,心底有一头愤怒的野兽暴怒地窜出来,带着怨毒和鄙夷,疯狂地跳跃、狂乱地冲击、发泄地碰撞、痛苦地呻吟。
柳南坡愧疚地看着妻子,用他那宽厚肥大的手掌轻轻地拍拍妻子的肩膀,用怜爱的目光抚摸妻子苍白俊俏的脸,他仿佛可以看到妻子心底里疯长的怨毒和鄙夷。这怨毒和鄙夷掏空了他高大的身躯,让他变成一具空空的皮囊。这绝对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和失败,不能够给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最好的保护,还有什么资本称为男人?!可是,作为男人,他更加冷静和理性。他和妻子的工资在这样的城市里确实算是顶级的中产阶级,双方父母又都有退休金。但是,一场大病就可能让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瞬间崩溃,他要负担四个老人,不知道上帝可能会让他的家庭被崩溃几次?!养车、养房、养孩子、各种各样的交际应酬和为了保住位子不得不拿出的收入,已经让他的财力捉襟见肘。金钱真的是好东西,可以更加牢固地守护自己的位置。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些掌握金钱隐秘用途的人才可以获得安全感,这是一个有上进需要的职场男人的最基本的必修课,是书本上那些狗屁理论完全不能比拟的。为了这个家,他有绝对的理由要拼命地保住自己的位置,看不见的压力像两界山一样压在他的肩膀上,让他时常感到筋疲力尽。但是,他不敢放弃,他不能倒下,他不敢倒下,他可爱的妻子、孩子,他年迈的父母、岳父母都依靠他,作为男人,他必须要保护他的家人。他真的希望再有一个孩子,那可是他的精血的延续,他怎么会不喜欢?!可是,他有这个能力吗?有能力给她或者他最好的养育吗?他还有能力多负担一个孩子高昂到离谱的养育费用吗?柳南坡真的没有这样的把握和底气!二胎政策总算是像一个羞羞答答的大姑娘一样遮遮掩掩地完全放开了,但是,有多少家庭有勇气和胆量去拼二胎呢?!这好像是富豪权贵的专属政策。他感觉到自己像极了一只在初冬的深夜里虚弱地鸣叫的蝉,每一声都倾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并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幸运地度过这漫漫寒冷的冬夜。柳南坡无力地靠在椅背上,虚弱得如同一只快要流干血液的狗。
“啊!好事好事!我们家添丁进口,天大的好事!我提一杯,……”柳幕春率先打破沉默的僵局,试图解冻被冰封的玫瑰园。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大腿就被妻子顾新梅狠狠地掐了一把,他没有说完的话就这样生生地被拦截了。
“啊!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顾新梅用故意做出来的非常夸张的语气说:“不过,璎珞啊,你看,我和你的父母年纪都老大不小了,有今个没有明个,不知道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带孩子恐怕有些力不从心。钱呢,你不用担心,我们的钱还不都是你们的?!月子里请月嫂的钱我们出。以后我们老两口只留一份工资,把另一份给你!”顾新梅不愧是工会主席,说话滴水不漏。
“璎珞,妈妈就你这一个女儿,就是把命都给你也是没有犹豫的。小曦就是我一手带大。可是你知道妈妈和你爸这些年身体大不如从前,再带孩子是不可能了。不过我们的工资和积蓄都可以给你,随便用。这些年,帮你们买房子、买车、给小曦补课,我们也没剩多少钱。”魏璎珞的妈妈是车间主任,总是快言快语。
“对!对!璎珞啊!爸妈把积蓄、房子都给你!”一辈子都听老婆话的魏璎珞父亲赶紧附和。
魏璎珞看着白发苍苍的父亲和母亲,有些心酸,这几年他们带柳曦真的是吃了很多苦。记得她刚刚结婚的时候,父母都还健壮,没有一根白发。短短七年,他们就变得这样苍老,而自己却从来没有在意过父母无怨无悔的一辈子的付出。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女儿,现在,自己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再给两位老人添麻烦了,让他们再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拼命。他们应该好好地享受退休后闲适的生活,出去旅旅游,过过二人世界。魏璎珞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父母居然退休后从来都没有单独出去旅游,一直都在围着自己和小曦转来转去。她歉意地注视着自己的父母,心里酸酸的,仿佛被浸在泪水汇成的汪洋里一样。
魏璎珞又看看公公婆婆,他们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是,这些年也几乎把全部积蓄都给了自己,甚至都不舍得添件新衣服。还有什么好怨的呢?!还有什么好求的呢?!魏璎珞渐渐释然了,她转过身去,用苍白的手抚摸柳曦那丝滑的头发,似乎在抚摸一块绝世的珍宝。这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是她的生命全部意义。魏璎珞惨然一笑,世界都变得苍白,如同渐渐冷却的火锅苍白、淡薄的水汽。
“妈妈!我坚决不要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我讨厌他们!他们会抢我的玩具和衣服!他们会抢我的妈妈爸爸,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我不要!我讨厌他们!讨厌死啦!”一直压抑的柳曦突然爆发了,大声地哭闹,激烈地叫喊,丢了餐巾纸和筷子,满脸通红、气喘吁吁、泪珠滚滚、浑身战栗。四个老人惊慌失措地齐刷刷地拥过去,又哄又抱。哭声甚至惊动了包房外的服务员和其他包房的客人,门口瞬间围满了看客,人头攒动、议论纷纷。
魏璎珞悲伤、凄凉地看着女儿,脸色更加苍白,浑身瑟瑟发抖,像一只被瞬间崩塌的悬崖散落的巨石压在谷底的白狐一样绝望到心灰意冷。她清晰地感觉到下身汩汩地流出滚烫的血液,肚子剧烈地疼痛。魏璎珞清楚地看到她的孩子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样从她的身体里飞出,慢慢地消失在火锅袅袅升起的烟雾里,穿过彩绘的屋顶,飞向黑色的缥缈无际的太空。魏璎珞的心瞬间被那只飞走的蝴蝶掏空了,仿佛只剩下一张皮囊的身子软绵绵地慢慢倒下去,眼光逐渐模糊。在沉重得犹如泰山一样的上下眼睑无力地闭合的瞬间,她居然非常清晰地看见在母亲怀里拼命哭闹、挣扎的柳曦挂满泪珠的白嫩的脸和那身粉红色的裙子在快要冷却的火锅若有若无的白色烟雾里摇摆、扭曲……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