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顾勇田(4-5)

时间:2019-07-28 19:06:59  来源:  作者:张成永

 
    太原府前街。
嘀嘀,一辆军用吉普,停在百货大楼门前。
肖玉虎从车上下来,等待着苟明才的安排。
苟明才点头哈腰地说:“团座,您跟我走。”
肖玉虎白了苟明才一眼,然后骂道:“你狗日的搞什么名堂。”
苟明才嘿嘿地笑了。
肖玉虎跟在苟明才的后面,直朝大楼里面走去。
苟明才一边爬着楼梯,一边不断地瞅着周围。
 
百货商店里。
挤满熙熙攘攘的人群。
肖玉虎顺着台阶上楼,苟明才在台阶上寻找目标。
忽然,一个漂亮的姑娘,出现在下面的楼梯口处。
苟明才转脸喊了一声:“团座!”
肖玉虎在楼梯中间站住,转身一看。
一个婷婷玉立的姑娘,朝着楼上走来。
苟明才站在一旁,歪着头笑了。
肖玉虎看的入迷,左一眼,右一眼。
姑娘都上楼买东西去了,肖玉虎的两眼仍盯住姑娘。
苟明才:“团座,这妞长得咋样。”
肖玉虎:“太漂亮啦。”
苟明才:“团座,我看你喜欢上啦。”
肖玉虎:“你狗日的哄我来买东西,是不是算早就计好的。”
苟明才嘿嘿一笑:“团座,我想给您一个惊喜。”
肖玉虎眼珠一瞪:“惊喜个屁,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苟明才:“团座,我都打听过啦,这姑娘叫牡丹,家住交城潘家峪,是大户人家杜老先生的掌上明珠,每隔十天半月,都要来太原买东西。”
肖玉虎:“找几个小混混,把事情做的利索点。”
苟明才:“团座,我办事,你放心。”
 
傍晚。
一辆吉普车停在城门口。
苟明才站在车边,两眼瞅着城门里边。
肖玉虎坐在车上,哼着《苏三起解》小曲:“苏三离开了洪洞县,未曾开言心也酸。……”
一辆马车向城门驶来,苟明才打开车门上车。
苟明才:“团座,来啦。”
肖玉虎满意地向苟明才点点头。
马车出了城门,迎着夕阳走去。
苟明才看见马车已经走远,开始发动车子。
吉普车慢慢尾随在马车的后面。
 
大道上。
管家赶着马车快速行驶。
马车上,牡丹在和父亲闲聊。
牡丹:“爹,女儿不想嫁人。”
牡丹父亲:“傻女儿,您娘死的早,我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赶紧找个婆家嫁人,爹就是到您娘哪儿,也好有个交代。”
牡丹亲昵地:“爹,女儿就是不想嫁人。”
牡丹父亲:“傻闺女,我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你不找婆家嫁人,怎么了结爹的心愿。”
牡丹撒娇:“爹,你别撵我走,你别撵我走。”
牡丹父亲高兴地:“真是个傻闺女。”
“吁!”父女俩正说着话,管家把车停下。
牡丹的父亲撩开布帘一看,前面的路上,放着一堆石头。
管家下车,搬走路上的石头。
“别动!”几个蒙面人,突然出现在这里。
“几位英雄,有话好说。”牡丹父亲下车和蒙面人交涉。
一个蒙面人掀开布帘,看着车上的牡丹,大叫起来:“哟嗨,这小妞长得漂亮。”
牡丹父亲:“几位英雄,你要什么我给,千万别动小女。”
蒙面人:“老子什么不缺,就缺压寨夫人。”
牡丹父亲:“几位英雄,我求求你们,千万别动我的小女。”
一蒙面人:“把她带走。”
牡丹吓得浑身哆嗦:“爹!”
牡丹父亲:“你们要敢动小女,我跟你们拼啦。”
“啊!”牡丹父亲话没落音,就被蒙面人一刀捅死。
“老爷!”管家搬起石块,想砸蒙面人。
石块还没出手,又被蒙面人捅死。
“爹!”牡丹跳下马车,抱着父亲的遗体大哭。
“走!”蒙面人拽起牡丹,就要离开这里。
 
吉普车从后面急驶而来,嘎然停在蒙面人的面前。
几个蒙面人一愣。
苟明才拽枪就打,叭叭。
“啊!”二个蒙面人当场倒地。
剩下一个指着肖玉虎说:“肖……”
叭!肖玉虎怕事情败露,开枪把最后一个蒙面人打死。
牡丹惊呆地看着这一幕。
肖玉虎:“小姐,我送你回家。”
牡丹恸哭地说道:“我爹被他们害死啦,我没有一个亲人啦。”
苟明才:“团座!来人啦。”
肖玉虎抬头一看,前面有许多人朝这里走来,他向苟明才一摆手。
“快走!”不等牡丹答应,苟明才拽着牡丹上车。
吉普车掉头向城里驶去。
 
进城的路上。
顾永田带领战士们,运输物资朝城里走来。
前面传来枪声,顾永田一摆手,大家停下。
顾永田来到前面观察,看见一个男的拽着一个女的上车走了。
顾永田和战士们,赶到出事的地点。
一个蒙面人不住地呻吟。
“咋么回事?”马强拽起蒙面人问道。
“肖玉虎为了得到牡丹和她家的钱财,设好套叫我们钻,然后……又……杀人……灭……口。”蒙面人说到这里,又昏了过去。
马强气愤地骂道:“这个肖玉虎,简直不是人揍的。”
顾永田:“小顾,你带人先把物资送走,其他弟兄跟我埋完人再走。”
小顾:“好吧。”
 
小顾带着战士们走了。
顾永田和战士们开始清理现场。
马强和几个战士一起,把死去的人抬走掩埋。
顾永田从马车上找到一些线索,转脸告诉旁边的战士:“小李,你去告诉马师傅一声,把老人的坟墓留个记号,将来他的家人好找。”
小李答应一声,离开这里。
路上的石头已经搬完,马强和几个战士重新回到顾永田面前。
马强:“顾先生,我把老头的金戒子和玉器留下来了。”
顾永田:“将来她的家人来找,你把东西还给人家。”
小顾:“那当然了,外财不发命穷人,不是我的我不要。”
顾永田:“马师傅,把这个蒙面人带走。”
马强:“顾先生,他是土匪,带他干啥。”
顾永田:“这个土匪,就是肖玉虎杀人灭口的证据。”
马强:“顾先生,我知道啦。”
夕阳落山,顾永田带着战士们向城里走来。
 
             五
 
夜晚。
肖玉虎刚躺在床上,电话响了,他抓起电话,“喂……那里?”
电话里:“肖团长吗,我是报社编辑,有一份稿子需要你过目。”
肖玉虎:“什么内容?”
电话里:“英雄救美的背后。”
肖玉虎:“你等着。”
肖玉虎:“勤务兵!”
勤务兵:“到!”
肖玉虎:“你叫老王把车开来,我要去报社。”
勤务兵:“是!”
 
报社里。
肖玉虎带着顿德富和苟明才来到编辑室里。
编辑:“肖团长,请坐。”
肖玉虎:“稿子哪?”
编辑:“在这里。”
肖玉虎一看标题,大吃一惊:《英雄救美的背后》。
肖玉虎:“谁写的?”
编辑:“记者龙清。”
肖玉虎:“他从哪得到的消息?”
编辑:“有个蒙面人没死,就住在医院里。”
肖玉虎:“这个记者住哪里?”
编辑:“府前街3号。”
“啊!”编辑刚把话说完,肖玉虎把匕首扎进他的心窝。
 
  吉普车快速离开报社。
  吉普车来到府前街3号附近停下。
  肖玉虎急催着:“快!”
  顿德富和苟明才拎着汽油,朝目标跑去。
  不一会儿,浓烟滚滚,烈火冲天。
  吉普车急速离开这里。
 
医院里。
顿德富装扮成医生,来到抢救室门口。
女护士出来到别的房间,顿德富进入抢救室里。
躺在病床上的蒙面人,眨着眼睛看着顿德富进来。
顿德富走到病床前,露出凶残的目光。
躺在病床上的蒙面人,惊恐万分。
顿德富的两手,紧紧地掐着蒙面人的脖子。
蒙面人瞪着大眼睛死了。
顿德富迅速离开这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凤凰体彩app下载「安全购彩」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888彩票app手机版_888彩票app下载_正式游戏网 凤凰体彩app_凤凰体彩app下载「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