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顾永田(第七集)

时间:2019-07-28 19:20:32  来源:  作者:
第七集
 
仲夏时节。
田野上的小麦出穗扬花。
马强带着民兵,扛着铁锹在田野上巡查。
“大烟!”有人发现一片罂粟。
“铲掉!”马强一挥手,十几个民兵行动起来。
  嚓嚓嚓……一眨眼的功夫,一块地的大烟被铲除。
 
  瓜棚下。
为苟子明看大烟的五六个士兵,在瓜棚里打麻将赌钱。
胖子站起来出了个懒身,然后出牌:“东风。”
下一家:“四饼。”
胖子:“我胡啦。”
顿德富从外面进来,看见胖子面前的钞票,伸手抓了一把。
“长官!”正在打牌的士兵,一起站起了招呼顿德富。
“有什么情况没有?”顿德富问着打牌的士兵,两眼瞅着几个人中间的钞票。
  胖子:“报告长官,没有发现情况。”
  顿德富:“这几天,马强带着人四处查找大烟,你们给我盯紧点。”
  胖子:“长官,万一他们找到这儿咋办?”
  顿德富:“你不长脑子,我叫你们换便衣干什么的。”
  胖子:“长官,我知道啦。”
  顿德富:“只要他们敢铲大烟,你就给我起劲揍,出了事我耽着。”
  胖子:“长官,我明白啦。”
 

 
大堰上。
马强带着民兵,悄悄地赶到这里。
  “马主任,苟子明的大烟地就在那儿。”一个民兵指着前面的河滩地告诉马强。
  “走,我们过去看看。”马强招呼一声,带头向河滩地走去。
 
    河滩地里。
胖子一看马强领着人向这里走来,忙向瓜棚里喊了一声:“来人啦。”
几个大汉听见喊声,拿着长棍站在大烟地边。
马强一看瓜棚里的人早有准备,带着民兵继续往前走着。
胖子大叫一声:“干什么的?”
马强毫不畏惧:“我们是禁毒的。”
胖子上前阻拦:“禁毒到街里禁毒,跑这儿干啥。”
马强:“这里有一块地的大烟,必须铲掉。”
胖子:“这是苟家的大烟,谁都不能铲。”
马强:“不管谁家的大烟,今天必须铲掉。”
胖子:“姓马的,你在别处铲大烟我不管,在这里就不行。”
马强:“那里有大烟,我就在那里铲。”
胖子:“你敢!”
马强:“弟兄们,他不让我们铲大烟,你们能答应吗?”
众民兵齐声答道:“不能!”
马强带着民兵,拿起铁锹往大烟地里走。
胖子带人上前拦住,扬起棍子准备打人。
马强和众民兵毫不畏惧,勇敢地往地里走去。
“你们谁敢进地,老子就打死谁。”胖子一看阻拦不住,急得拽出了短枪。
面对着胖子的威胁,马强带头走进大烟地。
顿德富蹲在瓜棚里,注视着胖子的举动。
马强等人在地里就要铲除大烟,胖子真急了,拽枪就打。
  叭了一枪,一个民兵中弹负伤。
  看见胖子开枪,五六个大汉,同时举枪对准马强等人。
  众民兵:“马主任,我们跟他们拼啦。”
  面对着强敌,马强果断的下达命令:“快撤!”
  众民兵还要坚持:“马主任,他们把人打伤,不能饶了他们。”
  马强:“服从命令,快撤。”
众民兵跟着马强,离开了这里。
“软皮蛋!”胖子和匪徒们,看着马强他们走远了,哈哈大笑。
 
瓜棚前。
  胖子沾沾自喜地向顿德富报告:“长官,他们滚蛋啦。”
  顿德富瞪了胖子一眼,随后骂道:“笨蛋!”
  胖子:“长官,我把他们赶走了,你咋不高兴的?”
  顿德富:“你把事情办砸了,我能高兴吗。”
  胖子感到委屈:“长官,我……”
  顿德富:“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再三交代不准用枪,可你他娘的坏了我大事。”
  胖子:“长官,我当时想用枪吓唬他们,没想到忙中出乱,碰着扳机了。”
  顿德富满脸怒气:“你给我滚。”
  胖子:“长官,你叫我上哪去?”
  顿德富:“滚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这个蠢猪。”
  胖子信以为真,撒腿就跑。
  胖子没跑多远,顿德富举枪就打。
  啊!胖子中弹身亡。
顿德富:“今后谁在办事不力,胖子就是你们的下场。”
众匪徒们胆战心惊。
 

 
村子出口。
马强背着伤员与顾永田相遇。
顾永田接过伤员,问道:“马主任,咋回事?”
马强:“顾县长,苟子明雇了几个土匪,不让我们铲大烟,还打伤了我们的人。”
顾永田听了,非常气愤:“这个苟子明,太嚣张啦。”
在顾永田面前,马强感到内疚:“顾县长,你处分我吧,我没有完成任。”
顾永田亲切弟安慰着马强:“马强同志,你完成得很好。”
马强:“全县各地的大烟基本上销毁,唯独苟子明家的大烟没有铲成。”
顾永田:“马强同志,你能在强敌面前选择撤退,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马强:“顾县长,苟子明的大烟没有铲除,他的气焰更加嚣张。”
顾永田:“他跳得越高,摔得越重。”
马强:“顾县长,我们咋办?”
顾永田:“马上就要收大烟了,我们动员群众,不给苟子明收烟。”
 
村子里。
噹、噹、噹,村子里响起了敲锣声。
听见锣响,乡亲们从家里跑了出来。
苟家的佣人,一边敲锣一边大喊:“我家老爷招人收烟,中午管饭,每天一块大洋。”
管家跟在佣人身后,整条街道,走了一遍。
喊了半天,只有人看热闹,无人报名。
苟子明心急火燎的来到这里:“管家,地里头的烟急等着收,你找的人哪?”
管家:“老爷,老刘头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愿意干。”
苟子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管家,你亲自来喊,就说我出三块大洋。”
管家夺过老刘头手中的铜锣,边敲边喊:“我家老爷说啦,每天三块大洋。”
管家嚎叫了半天,无人问津。
苟子明双手作揖:“乡亲们,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你们就帮帮我收大烟吧。”
看热闹的乡亲们,无人搭理。
管家一把拽住刘大爷说:“刘老头,你快去老爷地里收烟,每天三块大洋。”
刘大爷直截了当:“收大烟是伤天害理,别说三块大洋,就是三十块我也不干。”
管家很不理解:“你……”
乡亲们:“你这伤天害理的事,我们不干!”
苟子明看到乡亲们直接拒绝,无可奈何地走了。
 

 
河滩地里。
苟子明来到大烟地里,看着一株株开花的罂粟,不住的唉声叹气。
顿德富明知故问:“仁叔,咋啦?”
苟子明:“贤侄,往年这个时候,许多人争着收烟。今年好啦,顾永田一搞禁毒运动,花大钱也没人干了,我的财路断啦。”
顿德富:“仁叔,死了张屠夫,不能连毛吃了猪。穷鬼们不干,我让弟兄们干。”
苟子明:“贤侄,那就辛苦弟兄们啦。”
顿德富:“仁叔,不必客气。”
顿德富跑到瓜棚前,大声叫喊:“弟兄们,别睡了,赶快帮助苟老爷收烟。”
一群匪徒嚎叫着:“收烟啦,收烟啦。”
匪徒们走进地里,拿起小刀片一划,乳白色的烟膏流露出来。
苟子明:“弟兄们,都轻一点,别碰断了大烟。”
这群人不管那些,那株大就划那株。
苟子明:“你们按顺序划,别乱来。”
匪徒们不理,乱划一片。
苟子明气得哆嗦,无奈地长出短叹。
 
傍晚。
一株株罂粟挂着黑色的烟膏。
苟子明迈着沉重的步子,来到罂粟地里。
瓜棚里的匪徒,一见苟子明来了,嚷叫着:“老爷,该收烟啦,该收烟啦。”
苟子明看看地里的烟膏,无可奈何地摆摆手说:“收吧,收吧。”
匪徒们各显其能,有的把黑色的烟膏卷在纸烟里吸,有的直接装进自己的衣兜里。
苟子明目睹这番情景,心疼起来:“弟兄们,不能这样,给我留点,给我留点。”
几个匪徒嬉皮笑脸地说:“老爷子,别抠门,全当犒劳弟兄们啦。”
“啊?”苟子明有苦难诉,只能自己按自己的脸打:“我叫你犯浑,我叫你犯浑。”
 
雄鸡报晓。
顾永田吹灭油灯,伸展一下胳膊,来到了室外。
马强跑过来报告:“顾县长,按照你的指示,我们守候三天二夜,终于把毒贩抓住。”
顾永田十分高兴:“好啊,上一次苟子明死不认账,这一次人赃俱获,看他苟子明有什么话说。”
马强:“顾县长,这几个毒贩咋么处理?”
顾永田:“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暗地里观察苟子明有什么反应。”
马强:“顾县长,我马上布置下去。”
顾永田:“马主任,回去好好休息,瞧你这几天赶得,眼睛也熬红了,身体也瘦了。”
马强:“顾县长,我就是再掉几斤肉,也要把苟子明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顾永田:“马强同志,你太辛苦啦。”
马强:“顾县长,你别光顾说我,你哪?为了能让全县人民过上好日子,你又是一夜没睡。”
顾永田:“马强同志,咱俩都是共产党员,为了让全县人民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你我都要辛苦点。”
马强点头答应:“嗳!”
 

戒毒所里。
顾永田勉励吸毒人员痛改前非。
顾永田苦口婆心地:“你们既然想戒毒,就不要有什么顾虑,政府会帮助你们戒掉毒瘾。要想戒掉毒瘾,就不能怕痛苦,再痛苦也要咬牙坚持,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我相信,在抗日民主政府的帮助下,你们一定会戒掉毒瘾,堂堂正正的回到亲人身边。”
顾永田的讲话,受到戒毒人员的欢迎。
天成打着啊哈,留着鼻涕。
小王:“天成哥,你咋啦?”
天成无法控制自己:“给我点福寿膏,给我点福寿膏。”
小王一时不知所措:“顾县长,天成哥毒瘾犯了,咋办?”
顾永田:“小王,用土法子,把他绑在床上。”
小王看到枣树下有一张木床,就把天成抱到床上。
不一会儿,几个工作人员,将天成绑好。
一工作人员指着天成:“老实点。”
顾永田:“小李,你要端正态度。”
工作人员:“顾县长,他是吸毒人员。
顾永田:“吸毒人员咋啦,他是我们的兄弟。”
工作人员:“顾县长,你瞧他们一个个骨廋如材的样子,我一看着就心烦,要不是他们,我早就上战场杀鬼子去了。”
顾永田:“小李同志,你了解他们的身世吗,这些吸毒人员,大多数都是穷苦人民出身,他们之所以吸毒,是不公平的社会造成的。所以,我们要向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鼓励和鞭策他们戒毒,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
小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顾县长,我错啦。”
 
枣树下。
天成苦苦哀求:“小王,好兄弟,你就给我点福寿膏吧。”
小王鼓励着天成:“天成哥,你再咬牙坚持一会。”
天成十分痛苦:“兄弟,哥哥实在受不了啦。”
小王:“天成哥,你想不想您爹。”
天成:“我爹……”他呜呜的哭了。
小王纳闷:“天成哥,你哭啥的?”
天成边哭边说:“小王兄弟,你不知道,我爹把我拉扯大可不容易,我娘死得早,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可我不争气吸大烟,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没有脸再见爹啦。”
小王一边替天成擦着眼泪,一边鼓励着天成。
小王:“天成哥,你只管吃口馒头赌口气,下狠心把毒戒了,您爹会喜欢你的。”
天成:“我能把毒戒掉?”
小王:“天成哥,我和大家帮助你,你一定能把毒瘾戒掉。”
天成:“兄弟,哥哥听你的。”
小王看见天成浑身还在抽搐,继续鼓励着他:“天成哥,你今天坚持的最好,照这样下去,你的毒瘾很快就能戒掉。”
天成:“兄弟,有你帮助哥哥,我一定坚持下去。”说完,他牙一咬硬挺下去。
顾永田带着众人来到院子里,见此情景,带头鼓掌。
    众人一起鼓掌。
天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天成的毒瘾过去,顾永田亲自给他松绳。
小王看见天成手上的绳印,心疼的说:“天成哥,我把你绑疼了。”
天成满不在乎:“没事,兄弟。下次我再犯毒瘾,你还把我绑上。”
 

 
几天之后。
“一二一,一二一,小王和二个工作人员,带着吸毒人员在打谷场上跑步锻炼。
王会走出队列:“王哥,我想上茅房。“
小王:“快去快来。“
“嗳!”王会答应一声,离开了众人。
小王向天成一摆手,天成走出队列。
小王低声交代一番,天成不断地点头,然后离开这里。
王会没走多远,天成紧走了几步,拉近了与他的距离。
王会走进黄土垒的茅房里,瞧瞧四周无人,翻身上墙。
天成紧追几步进了茅房,发现王会想跑,大喝一声:“王会,你想干什么?”
王会说了一声:“你管不着。”
天成走到墙边要来拽他,王会不等天成来到跟前跳下就跑。
 
打谷场上,二个戒毒人员进行掰手腕比赛。
小王做裁判:“比赛开始!”
两个人卯足劲,用劲掰着。
众人跟着助威:“加油!加油!”
天成跑来报告:“小王兄弟,王会跑啦。”
小王气的跺脚:“这个王会……”
小王安排一番:“小李小刘,你俩带着大家赶快回去,我追王会去。”
小王交代完之后,跑步去追王会。
看到小王去追王会,天成心里非常着急,他大喊一声:“老少爷们,王会戒毒刚有起色,又跑去吸毒,你们说说,我们能答应吗?”
众人:“不能!”
天成:“老少爷们,我们不能再看着他吸毒了。”
一戒毒人员:“天成哥,你说咋办,大伙听你的。”
天成:“叫我说,咱们去烟馆,把王会找回来。”
众人异口同声:“对,把王会找回来。”
小李:“大家不能去。”
天成:“为什么?”
小刘:“小王临走之前,叫你们回戒毒所。”
天成:“小刘兄弟,小王一个人去找王会,我不放心。”
小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天成:“你知道那烟馆是什么地方吗?那里是虎穴狼窝。”
小刘有些担心:“那咋办哪?”
天成十分果断:“干脆我们一块去烟馆,晚了小王兄弟要吃亏的。”
小刘拿不定主意:“这……”
天成瞪了小刘一眼:“跟你说话没用。”他向众人喊了一声:“老少爷们,快跟我走。”
“走!”戒毒人员跟着天成,直奔烟馆方向走去。
“不能走!”小刘和小李拦住众人。
  众人不顾小李和小刘的阻拦,跟着天成走了。
“咋办?”小李问小刘。
  小刘:“你快去报告顾县长,我去追赶他们。”
  小李点头答应:“嗳!”
 
田野上。
天成带着众人朝烟馆的方向跑来。
小刘在后面追着他们。
小李朝县政府驻地跑来。
 
县政府驻地。
马强在办公室里向顾永田汇报工作。
马强:“顾县长,按照你的指示,我们对苟子明的烟馆进行监视。结果发现,进出烟馆的人员,越来越少。”
顾永田:“这足以说明,我们的禁毒工作大见成效。”
小李跑到办公室门口就喊:“顾县长,你快去烟馆。”
顾永田:“小李,咋回事?”
小李:“王会借着上茅房的机会,又跑去吸毒,小王跑去追他了。天成说,小王一个人去烟馆得吃亏,带着戒毒人员去烟馆啦,我和小刘拦都拦不住。”
顾永田:“马主任,你去通知张连长,押着毒贩毒品,咱们一块去烟馆。”
马强高兴的说道:“好的。”
 
大烟馆里。
苟子明看到宽敞的屋子里,只有三个人吸毒,难过地流下眼泪。
胡老板感到吃惊:“东家,你咋么啦?”
苟子明摸把眼泪说道:“胡先生,说起来不怕你笑话,自从顾永田开展禁毒以来,我是醉死不认哪壶酒钱,先是烟土被查,我花一千块大洋,想叫顾永田放我一马,结果碰壁。可我又不死心,找顿德富帮忙,可这个狗娘养的,讹走我二千块大洋,带来了十几个人,我是又管吃又管喝,没想到养了一群白眼狼,他们把我的烟土都抢走了。”
胡老板:“东家,不是我说你,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少爷也是肖专员的副官,你咋不叫他的。”
一提自己的儿子,苟子明更加有气:“别提这个日本人揍的,我通过朋友打听到他的消息,亲自跑到祁县找他,他说在日本人那里吃香的喝辣的,还劝我不要跟顾永田作对。”
胡老板:“东家,少爷这是乐不思蜀。”
苟子明:“谁说不是。”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说:“唉,这也怪我,当初要是听儿子的话,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胡老板:“东家,你别泄气,生意会好起来的。”
苟子明:“这年头我算看清啦,有顾永田在文水,这个生意,瞎子放驴,由它去吧。”
胡老板抬头一看,王会朝这里跑来。
胡老板:“东家,来人了。”
苟子明喜出望外,急忙吩咐:“准备上烟。”
胡老板:“东家,不知道这小子有钱吗。”
苟子明:“你别管这些,先让他吸烟再说。”
王会一头扎进烟馆,看见了苟子明,忙喊一声:“老爷!”
苟子明:“王会,犯烟瘾了吧?”
王会两手抱着肚子,干咂着嘴。
苟子明:“我知道你没钱,这样好啦,我今天不收钱,让你吸个够。”
王会:“谢谢老爷!”
胡老板:“来人,赶快伺候王先生。”
有人过来,一手端着酒精灯,一手拿着烟土。
王会一把夺过烟土,取开金箔纸,在酒精灯上烧烟泡。
 
“王会,你不能再吸大烟。”小王怒吼一声,匆忙地从外面进来。
王会看着即将烧好的烟泡,有点恋恋不舍。
小王一把夺过烧好的烟泡,往地上一扔,起劲踩了几脚。
苟子明非常恼火,喊了一声:“来人!”
打手跑了进来:“老爷!”
苟子明:“这小子跑来闹事,给我打。”
打手:“是!”
几个打手,一拥齐上,将小王毒打一顿。
王会过来求情:“老爷,你不能打他。”
苟子明气势汹汹地说道:“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啦,敢来我这里闹事,给我起劲打。”
小王吐了一口血液,愤怒地:“苟子明,抗日民主政府三令五申,不准吸毒贩毒,可你拒不执行,我劝你好好想想自己的后果。”
苟子明十分恼怒:“给我往死里打!”
天成带着众人冲了进来,一看殴打小王,急忙上前护住小王:“不许打人!”
众人齐声怒吼:“不许打人!”
苟子明一看来了这么的人,当场改变了主意。
苟子明:“诸位乡亲,我今天不收费,让你们大家吸个够。”
天成怒气冲冲的:“呸!你还想用毒品坑害我们。苟子明,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站在你面前的都是些什么人。”
苟子明厚颜无耻地说:“你们都是我的顾客。”
天成站在众人面前,大声疾呼:“老少爷们,从前苟子明用毒品坑害我们,弄得我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今天,苟子明又玩这套把戏,我们再也不能上当啦。”
苟子明一听,气得瞪着大眼,恶狠狠地说道:“天成,几天不见,你长本事了,你敢带人来我这里闹事,谁给你撑的腰?”
“抗日民主政府。”顾永田马强带着乡亲们来到烟馆大院。
“顾永田!”苟子明一见顾永田,顿时态度大变。
苟子明:“顾县长,我是和天成开玩笑的。”
天成:“你放屁!刚才我带人进来时,你还叫人殴打小王兄弟。”
顾永田:“苟子明,你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暗地里还在贩卖毒品,继续坑害父老乡亲。”
苟子明矢口否认:“顾县长,自从你和我谈过话之后,我就没有贩卖毒品。”
顾永田喊了一声:“押进来。”
五六个县大队的战士,押着几个毒贩来到苟子明面前。
毒贩:“老爷,我们几个都交代了。”
苟子明一听,向泄了气的皮球,脑袋耷了下去。
顾永田怒火满腔:“苟子明,自从抗日民主政府开展禁毒以来,你表面上答应配合,暗地里,还想捞取不义之财,一而再再而三地贩卖毒品,继续坑害乡亲们。乡亲们,你们能答应吗?”
众人:“不能!不能!”
天成:“老少爷们,苟子明的烟馆留着是个祸害,咱今天就把它砸了。”
众人齐声高喊:“把烟馆砸了。”
天成带头冲进烟馆,抱起许多烟枪扔到院子里。
愤怒的人们,把烟枪折断,酒精灯砸烂。
县大队的战士们抬来石灰,倒在院里。
一包包毒品,倒在石灰中销毁。
面对着愤怒的人们,苟子明吓得浑身哆嗦。
“好!好!”人民群众拍手称赞。
 
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
顾永田迈着矫健的步子,向戒毒所走来。
来接亲人的乡亲们,一起呼喊:“顾县长!”
顾永田满面笑容的走到戒毒人员中间,亲切的:“乡亲们,我祝贺大家戒掉毒瘾,重新回归社会。”
众人热烈鼓掌。
胡老汉领着天成,走到顾永田面前,万分激动的:“顾县长,俺爷俩给你磕头。”
顾永田两手一伸,拉住了胡老汉父子,亲热地说道:“大爷,要说磕头,我应该给您老人家先磕,是您老人家让我下定禁毒的决心。”
胡老汉抹把眼泪说道:“顾县长,真人不说假话,我对儿子早已失去信心,是你帮助他戒掉毒瘾,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王老汉更是激动:“顾县长,要不是你,我那吸毒的儿子彻底的完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也不能忘。”
顾永田:“乡亲们,你们来接自己的亲人回家,这是值得庆贺的好事。但我要提醒大家,要经常反省自己,吸食毒品,害得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们应当记住这个血的教训,希望大家振作精神,以饱满的精神搞好农业生产,多打粮食,支援抗战。”
“好!”乡亲们再次鼓掌。
天成急催着胡老汉:“爹,咱快走。”
胡老汉:“上哪去?”
天成:“咱快到地里干活,争取今年多打粮食,支援抗战。”
哈哈哈……胡老汉一扫愁云,开心地笑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888彩票app手机版_888彩票app下载_正式游戏网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